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不消失的恨

发布时间:2019-04-16 14:07:49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张梅坐车回老家的前一天,和学校里的男朋友分手了。
父母急急忙忙的要自己回去也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据说好像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可是这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啊。
果然不出所料,回到家就看见妈妈高兴的和自己说:“梅啊,这门亲事我和你爸可是从小就给你定下来的,明天你们见个面吧。”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流行这个啊。”张梅不满的说道。
“胡闹,大丈夫一言九鼎,当年答应的事情怎么好反悔的,旭东人还是不错的,你就见吧。”爸爸这样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张梅看见爸爸说旭东的时候表情有一些不自然。
张旭东,这就是我的娃娃亲么,也不知道他什么样。张梅想着。
因为是在乡下,房子都是一间一间的,张梅去了西屋住。
砰。砰。砰。“谁啊?”张梅喊到,可是外面没有声音了。张梅心里有点害怕,要是爸爸妈妈怎么不说话呢,她推开窗户,借着月光向外看。“啊…..”那是什么,一具穿着红衣服没有头的尸体么?在脖子处还在一直向外冒血,滴答,滴答,仿佛滴在了张梅的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没有头的尸体,可是张梅就是感觉到那是在看着她,还在冲她笑。
张梅吓得啊啊大叫,她想逃,可是她发现她自动动不了了。尸体一步一步的向张梅走来,张梅除了叫什么也做不了,突然,她被人推了一下,她醒了。
“梅啊,做噩梦了?”妈妈问她。
“恩”。张梅说道。咦,妈妈的脸色怎么发青呢。
再往下看“啊。。”怎么,怎么妈妈穿的衣服和那具尸体穿的一样呢。
“这疯丫头,怎么了啊”爸爸和一个人推门进来了,张梅看见爸爸的脸色也是青色的。旁边那个青年看着她却发出阴森的笑意。
“这丫头,让旭东看笑话了吧。”妈妈说,“别乱叫了,一个梦而已,这么大人了胆子还那么小。”
“爸妈,你们看不出来你们的脸色都不对么,就像,就像是尸体的颜色。”张梅战战兢兢的说道。
“说什么呢,看我不打你,好好的说什么疯话”张爸说着就要上来揍张梅,让张妈给拦下了。
张妈说“孩子做梦吓到了,你们快去客厅吧一会吃饭了,张梅,你也快点出来,旭东带了不少特产呢。”说着张妈就把张爸和旭东带出去了。走的时候,张梅看见旭东回头看了她一眼,那阴森狠毒的一眼。吓得张梅连忙低下了头。
张梅害怕极了,她连忙穿上衣服跑去山上,山上有个灵隐寺,她想去问问大师,是她真的病了,还是。。。
“大师,这是为什么,我真的病了么?”张梅和大师说了回家之后所有的发生事情。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女施主,因果循环,出家人不应沾染太多的红尘,你还是请回吧。”大师说道
“不,大师,出家人不是慈悲为怀么,要是我病了,请你治好我,要是,要是我家的事,求你救救我家啊。“张梅哭着说道。
“罢了,你既然能来到这,也算是孽缘,看来我的修为还是不够,我就陪你走一遭吧。大师说道“你家今天去的那个旭东,是个降头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以生命为代价的血祭来害你们,应该是有深仇大恨吧。”
俩人回到了张梅家里,发现父母真的如同梦中一般都没有头站在了院子中间,脖子在向外冒着血,那个旭东坐在吃饭的椅子上,桌子上还摆着一个灵位。
“爸,妈,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们家。”张梅歇斯底里的喊到。
“你爸爸和我爸爸本来是朋友,但是你爸爸暗中和我妈妈偷情,还害死了我爸爸,外人都以为车祸,妈妈死前后悔,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今天的一切就是报应,哈哈哈哈哈….”。说着,旭东脖子一歪,也死了。
“施主,我们来晚了,只是这世上,因果循环,上天自有一双眼看着世界,莫作恶,莫作恶…..”

服装类工作

防尘工作服

定做工服

卫衣工作服

护士的工作服

工作服装图片

美容师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