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际刑警十大传奇疑案致命的冲动-【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08:57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致命的冲动

国际刑警组织维持的是全世界的和平与安宁。一旦有重要案件发生,他们就会联合各国警方,共同主持正义!

在这个故事里,一个叫埃因霍恩的激进分子在公开场合大谈和平,私下里却包藏祸心,一副丑恶嘴脸;他的女友——一名年轻的女大学生,为了争取自由而试图逃离他,却惨遭毒手。但是,凶残的罪犯凭借着深厚的社会关系和显赫的社会地位逃脱了法律的制裁,继续逍遥法外,给受害者的家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他们多次催促警方为自己的女儿复仇。然而,对犯罪嫌疑人的调查一波三折。犯罪嫌疑人凭借自己的魅力不断结识新的女性,并利用她们的钱为自己的生活打开出路。为了抓捕潜逃的杀人狂魔,全世界的警方通力合作,布下了天罗地网,最终将这个被控制欲所驱使的危险男人绳之以法,并撕下了他极度虚伪的伪装。

一、霍莉的失踪(1)

霍莉·麦达克斯是一个七口之家的长女,出生于得克萨斯泰勒城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温柔,善良,美丽,具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对于妹妹们来说,她是个非常细心的大姐姐,在很多方面就像妈妈一样。妹妹梅格和霍莉的关系较之其他姐妹更为亲密,对她来说,霍莉不仅仅是自己的姐姐,更是一位无话不谈的良师益友。

由于酷爱艺术,因此霍莉在1965年离开家人,只身一人前往费城外的布林莫尔大学进修。在20世纪70年代初,费城俨然是各类艺术家和自由思想者的天堂,其中最有名的人物要数埃因霍恩。在60年代的和平运动期间,他声名鹊起,并且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教。埃因霍恩自诩为这个“和平与爱”年代的领袖:他倡导非暴力运动,参加反战活动,并且四处演讲。他甚至宣称在1970年开创了费城的第一个“地球清洁日”,这种说法在今天广受争议,但在当时的确蛊惑了不少人。不管怎样,他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知识分子,受到信徒们的爱戴。但是,人们并不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而霍莉起初也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大学毕业后,霍莉遇到了这个自称为“麒麟”的人。初次见到美丽而开朗的霍莉,埃因霍恩就被她深深吸引了。他扬言要拥有霍莉,并且以他个人独具的魅力很快赢得了霍莉的芳心。

此后霍莉和埃因霍恩交往了五年,她渐渐发现自己和埃因霍恩之间有许多无法融合之处,并不合适在一起。1977年9月10号,她鼓起勇气对埃因霍恩表示要和他断绝关系:

“伊à,我想我们应该分手了,我们并不适合对方。”

听到霍莉说要离开自己,埃因霍恩顿时勃然大?,一张?本极具男性魅力的脸孔因为冲动而变得扭曲可怖起来。他一把攥住霍莉的双肩,“为什么?因为你不想听我的话,这就是?因!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霍莉见无法说服埃因霍恩接受分手的现实,就极力挣脱他的大手想要走开。

埃因霍恩用力扳过她的身子,?气冲冲地质问:“你要去哪儿?”

看着埃因霍恩那张因愤?而充血的脸,霍莉心中闪过一丝恐惧,但她仍坚持说:“我要离开你。”

埃因霍恩冲着她大吼:“不行,你不能离开,不行!”

在1250英里之外的得克萨斯州,霍莉的家人正忧心忡忡。霍莉一直和他们保持书信来往,但是她最近的几封来信却让家人十分担忧。

梅格是霍莉的妹妹,她回到家后总是先去厨房看看母亲在做什么。她推开门,走进厨房,母亲像平常一样在忙碌着准备家人的晚餐。梅格走过去,亲热地搂住母亲的肩头。麦达克斯太太是一个身体略有发福的中年女人,一头金色短发整齐地梳理着。她回过头,有些忧郁地对她说:“霍莉来信了,放在桌子上,你看看吧。”梅格想问怎么了,但看看母亲的神色,欲言又止。

餐桌上,一家人像往常一样共进晚餐,但今天的气氛却有些沉闷。梅格心不在焉地叉着盘里的煎牛肉,不时地看看爸爸和妈妈。她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霍莉在信上总是说埃因霍恩做了这个,埃因霍恩做了那个。这让我不禁在想,她到底在做什么?老实说,我认为他们之间并不是平等的男女朋友,而是完全由埃因霍恩控制的,这是一种占有关系。这很不正常。”

但是霍莉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成了埃因霍恩的占有品。而她的家人虽然很为她的状况担心,却也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她,让她尽可能离开这个男人。

这之后,霍莉的来信突然中断,连续数周都没有消息。她甚至忘记了家人的生日,而这是从未有过的。到了10月中旬,她也没有给过生日的三个家人寄来生日卡。这次不但梅格,就连爸爸妈妈也为霍莉的反常行为忧虑不安。

梅格告诉爸爸:“霍莉已?好长时间没打电话,也没写信,什么也没做,这很奇怪。我觉得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麦达克斯先生说:“我和你妈妈也正为这件事担心。霍莉还一直是和那个男友在一起吗?那个人究竟怎么样?”

梅格回答:“他们有没有分手我不确定,但我听霍莉说起过,那人是宾大的教师,还是个和平主义者。”

也许是出于直觉,麦达克斯先生对女儿的男友埃因霍恩并不太信任。

他对太太说:“亲爱的,我想你还是给霍莉打个电话,看看她最近怎么样。”

麦达克斯太太认为丈夫的话也有道理,于是决定给女儿打个电话。她找出电话簿,霍莉留下的最后一个号码是埃因霍恩的。她按照上面的数字拨了出去,对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

麦达克斯太太:“您好。我是麦达克斯太太,霍莉的母亲。”

男人:“您好,麦达克斯太太。我是埃因霍恩。”

麦达克斯太太:“霍莉最近没有和家里联系,我们有些担心。请问你最近是否见过她?我想你可能知道她在哪儿。”

埃因霍恩说他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霍莉了。麦达克斯太太对他的话表示不理解。他解释说,霍莉在几周前的一个星期天跟他说要去逛商店,等他洗完澡时,霍莉已?走了,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一、霍莉的失踪(2)

说了这番话后,埃因霍恩就沉默了,显然是不想再多谈。麦达克斯太太只好说再见,然后放下了电话。

梅格看母亲神色黯然,着急地问:“妈妈,出什么事了?”

麦达克斯太太回答说:“埃因霍恩说他最近没有见过霍莉。”

麦达克斯先生:“他还说什么了?”

麦达克斯太太:“别的没有说什么。嗯?只不过他的口气显得非常冷μ,我想他们是不是刚刚分手了,所以心情不好?”

梅格:“那姐姐究竟是去了哪里呢?已?这么久没有见到她的人了。我们这么担心也没有用,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报警吧。”

霍莉的家人迅速报告了费城警方,但是费城警方认为她的失踪根本没有异常之处。

由于没有任何犯罪的证据,所以警方没有任何展开调查的?因。在那年秋天和冬天,麦达克斯一家仍没有得到霍莉的任何一点消息。他们只能推测,也许霍莉只是想单独待一段时间,到圣诞节的时候她就会主动和家人联络。因为这种情况在周围其他年轻人身上也的确发生过。

二、皮箱里的女尸(1)

圣诞节一天天地临近了,商店和各家各户都开始为过节而大肆装饰,人们也在忙着进行圣诞节前例行的大采购,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节日的气氛。但霍莉仍然杳无音信。1977年12月,得克萨斯州霍莉的家人在?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已?绝望了,他们决定放弃等待,雇佣已退休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人员鲍勃调查霍莉的失踪。

鲍勃目前是一名私人侦探,中等身材,一张平凡的脸上配以坚毅的下巴,显得精明而干练。他告诉霍莉的家人,他想和他们见面谈一下。于是麦达克斯夫妇邀请他到家里来。鲍勃请大家详细地谈谈霍莉的情况,最好不要有什么遗漏。因为他需要首先对霍莉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任何一点疏忽也许都会对破案造成不利。

在鲍勃的要求下,霍莉的母亲麦达克斯太太抑制着心中的痛苦,回忆起女儿的事:“霍莉在高中和大学时都非常优秀,始终是一个?规蹈矩的孩子。我们之间几乎无话不谈,她习惯把所有事都告诉我。”她哽咽着说完最后一句话,眼睛里一下子充满了泪水。麦克达斯先生抚慰地搂住了她的肩膀,说:“会好的,亲爱的,鲍勃会帮我们找到霍莉。”

梅格拿出一张全家人的合影,说:“我知道许多人都认为霍莉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女孩,这样说其实并不准确。她的确很漂亮,当过àà队队长,在毕业典礼上致过开幕词,但她不只是这样的人,她不属于特定的某一类人。”

鲍勃看着照片中的女孩,她脸形柔和,有着一对明亮欢快的眼睛,一头金发柔顺地披于双肩。这位私人侦探自忖,这个美丽的女孩不但气质独特,而且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如今竟然离奇失踪。他不仅对霍莉的家人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同情。

听完麦达克斯一家人的介绍,鲍勃略微思考了一下,又问道:“霍莉平时?常和什么人来往?她有没有固定的男友?”

麦克达斯太太和丈夫对视了一眼,对鲍勃提到了埃因霍恩,谈到了霍莉和他交往后的反常表现,还有他们的分手和霍莉随后的失踪。

听了母亲和姐姐的话,霍莉的小妹妹布菲也腼腆地说,“鲍勃先生,我想有个情况可能也有用。”鲍勃亲切地请她不要有顾虑,于是布菲谈到了1977年学校组织的英格兰之旅。

“当时,霍莉和埃因霍恩在那里度假。见到他们我非常高兴。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并不像我想的那么让人愉快。这都怪那个叫埃因霍恩的男人。他是个怪人,不管在哪个房间,他总是跟在我和霍莉后面。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单独待在一起,最后霍莉只好直接告诉他,她要和我单独待一会儿!”

“埃因霍恩有什么反应?”鲍勃追问。

布菲显出厌恶的神色说道:“他当然不能再赖着!所以很不高兴地转身走了。”

“霍莉还和你说了些什么?”鲍勃又问。

布菲回答说:“后来霍莉告诉我,埃因霍恩这个人有很强的占有欲,而且他同许多女人有不正当的亲密关系。所以我马上劝霍莉离开这个人,但她有些担心埃因霍恩可能会不答应。我告诉霍莉我一定会帮助她的。”

那天和布菲长谈之后,虽然不知道埃因霍恩对分手会有何反应,但霍莉已?下决心要离开这个人。

听完布菲的话,梅格还告诉鲍勃,布菲回家后不久,霍莉打电话来说,她已?选好了要去的地方,但要到10月1日才能住进去。所以她们能做的只有等10月1日后,霍莉再告诉她们她的新电话号码和新地址。

结束了与霍莉家人的谈话后鲍勃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回忆着在霍莉家了解到的情况,一时陷入了沉思。他感到很难想象一个和平主义激进分子会伤害自己的女友,但作为一个接受了委托的私人侦探,他必须展开调查。

鲍勃赶到费城,找到了曾?是fbi特工,现在的私人侦探费尔丁,向他说明了案情。费尔丁决定与他合作,联手侦破此案。

对案情进行了一番分析后,鲍勃和费尔丁决定先找埃因霍恩讯问一下情况,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见到霍莉的人。

两人按照霍莉家人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埃因霍恩家,这是一幢普普通通的公寓,墙上爬满了藤类绿色植物。鲍勃按响了门铃,很快,一个男人出来开了门。趁着费尔丁与之对话的时间,鲍勃对他进行了初步观察。这是一个中等个头的男人,脑后扎着一条马尾辫,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一张脸。那充满肉感的嘴唇和浓密的络腮胡令人感到一种不安全的诱惑力。

男人狐疑地看着两位侦探:“你们有事吗?”

费尔丁面无表情地问:“是埃因霍恩先生吗?我们想就霍莉小姐的事和你谈一谈,可以吗?”

这个男人只把房门半开,毫无请两人进去的意思。他冷冷地回答:“我就是埃因霍恩,有什么问题请说吧。”

费尔丁只好站在门外向埃因霍恩提出了几个问题。

费尔丁:“请问霍莉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埃因霍恩:“她不在这儿,她已?走了。”

二、皮箱里的女尸(2)

埃因霍恩声称霍莉在9月10日左右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她是大约3周前离开的。”

费尔丁:“她为什么离开?”

埃因霍恩:“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们已?分手了。”他在两位侦探面前显得泰然自若。

做试管婴儿想要高成功率

常德九龙医院是正规的吗治疗慢性肾炎可靠吗

合肥比较专业的皮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