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经济潜伏四大风险

发布时间:2021-02-22 15:44:04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中国经济潜伏四大风险

中国国务院参事汤敏撰文:从近期看,中国经济至少存在四大风险,包括房地产、企业转型、民间借贷和地方政府债务。

从近期看,中国经济至少存在下面四大风险。  第一、房地产及其引发的系列风险  我们正处于房地产的调整过程中。火爆多年后,房地产限购等措施使得北京周边的房价,降了大约30%左右。即使这种风险不会导致整体经济的“硬着陆”,房价一旦下跌过快,也会对经济和金融带来巨大冲击。  从国际经验来看,因房地产是支柱产业,涉及多个产业、多个领域,房地产的崩盘往往都要引起一场经济危机。从亚洲金融危机到美国的次债危机,再到目前的欧债危机都与房地产崩盘不无关系。  要防止中国房地产的泡沫继续扩大,最终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现在就要让房地产软着陆。认真看一看2012年下跌的所有数据,几乎都与房地产投资的下降,都与房地产的不景气有关。  房价如果下跌过快,很多借银行贷款买房的人,就不愿意偿还贷款了,从而“断供”,这会给银行带来问题。另外,这几年地方政府近50%的财政收入靠卖地取得。一旦房地产价格暴跌,地方政府的收入就会降低,这个时候也会对经济产生比较大的冲击。  第二、企业转型的风险  中国经济出现了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劳动力短缺。这两年农民工工资每年都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内地企业正处于日本60年代、港台地区和韩国80年代大转型的时期。国内外的经验都证明,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大浪淘沙过程。这几年各个地方也在推动腾笼换鸟,产业升级。  但是,企业家对新产品、新市场的知识准备好了没有?金融机构对企业转型中所需的大量长期资金有没有灵活的机制给予提供?劳动者能不能适应大跨度的技能变化的要求?各级政府能否快速、准确提供企业、市场、劳动力转型所需的新环境、新政策?这些问题,都直接关系到这次转型能否成功。  第三、民间借贷问题引发的金融风险  在温州、鄂尔多斯等地爆发的民间借贷问题背后,是中国经济结构与利率结构的先天畸形。  民间借贷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在于,一方面需要资金的中小企业通过银行渠道融资太困难,另一方面,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狭窄,而且投资回报率太低。这样,有需有求,民间借贷市场自然活跃。  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国家对民间资本投资金融业的限制和对利率的管制。但是,民间借贷一方面非常活跃,另一方面又很不规范,这就放大了风险。  一个显而易见的悖论是,要想吸纳更多的资本,就必须承诺更高的回报率,这样一来,等于加大了融资者的成本。  一旦民间借贷的成本远远超出融资者的投资回报率,这种民间借贷模式便要出问题。不但冲击金融体系,更会引发经济社会问题的连锁反应。  第四、地方政府债务  2008年以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政府成立了很多投资公司,即投融资平台。这些投资公司往往以土地为抵押品。  根据中国审计署的统计,地方政府到2010年已有10.7万亿的债务。这还不包括乡、镇、村一级的债务。有人估算,县以下的债务至少还有上万亿。假如把欧盟比作一个国家,把希腊比作是欧盟的一个省,那么,我国地方债务与希腊债务有很多相似之处。  首先是规模相似。地方政府债务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与希腊不相上下。再者是借贷机制相同。希腊之所以敢借这么多债,根本的原因是还债的机制为本届政府借,未来政府还。同样,在如此短的时期里我国地方债的迅速攀升,也与这样的机制有关。  最后,贷款银行的败德机制相似。把钱借给希腊的银行专业人员难道算不出来还款有问题吗?众所周知,在欧元一体化的机制下,如果希腊债务出了问题,欧盟不得不管,否则欧元就要崩溃。中国的银行们同样也是这种心态。地方债务出了问题,中央政府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过去几十年这种现象多次出现,政府多次救市,屡试不爽。  当然,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毕竟还有与希腊不一样的地方。第一,希腊没有独立的货币。希腊使用的货币是欧元,本国不能印货币,而中国能印货币;第二,希腊的债主要用来消费,但中国主要投资基础设施,还是有一定回报的;第三,中国政府手上还有巨额国有资产。在非常严峻的时候可以卖企业,卖资产。因此,虽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目前而言这种风险还是可控的。  汤敏,中国国务院参事,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张茉楠:外汇管制新规挤出中国经济数据水分  面对跨境资金的异常流入以及持续飙升的人民币汇率,外管局终于祭出重拳出台《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外汇管制新规的发布有望还中国经济之庐山真面目。 跨境资金流入压力明显加大,银行代客结售汇和央行外汇占款数据居高不下。一季度外汇占款出现罕见大幅增长,达到1.2万亿元,为去年全年的两倍还多,外汇占款余额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其他多方面数据也显示,一季度有大量跨境资本流入:首先,一季度中国外汇储备较去年四季度增加1280亿美元至3.44万亿美元,创下2011年二季度以来最大增幅。而同期我国外贸顺差为430.7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金额299.05亿美元,不足以支撑这一增幅,显示短期跨境资本大幅流入的可能性。  其次,今年以来我国银行结售汇出现较大规模顺差,意味着我国跨境资金净流入规模出现反弹。银行代客结售汇形成的差额将通过银行在银行间外汇市场买卖平盘,是引起我国外汇储备变化的主要来源之一,但其不等于同期外汇储备的增减额。根据外管局公布的数据,2013年3月我国银行代客结汇1522亿美元,售汇1076亿美元,结售汇顺差446亿美元,较2月份反弹38%,这是自去年9月份以来银行代客结售汇连续第7个月出现顺差,也是连续在一年以来的较高水平上运行。  跨境异常资本大量流入直接导致中国两大虚幻的数据:一个是人民币汇率的虚升,另一个是贸易数据的虚增。首先看人民币汇率的虚升。2013年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并未完全摆脱经济处于下行通道之中,然而与羸弱的经济相比,人民币汇率却逆势上扬,出现了非常罕见而凌厉的单边升值态势。  人民币背离基本面的大幅升值与跨境资本的大量涌入有直接关系。由于目前中国基准利率高于美国可比利率水平,内外的政策势差给了海外资金更大的套利空间,驱动资金再次回流人民币资产,特别是随着本轮全球央行大规模放水以及人民币升值预期日趋强烈,企业和居民结汇意愿再次增强,境内外正利差将刺激套利资本流入国内,重新激发境内“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的操作,人民币又重回被动升值的轨道。受政策新规影响,人民币兑美元结束连续升势,5月6日即期汇率收盘报6.1667。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报6.179,下跌0.4%,严控资金流入显现出立竿见影的效果。  此外,《通知》也将对资金流与货物流严重不匹配的进出口企业提出警告,这意味着将会给那些通过虚报出口增加外汇流入而进入国内的套利资金以打击。事实上,中国出口数据可靠性一直备受质疑。今年以来亮丽的外贸数据成为争议焦点。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9746.7亿美元,出口增速比2012年明显改善。但港口货物量增长却与出口数据不相匹配。按以往规律,外贸数据与港口数据几乎是同步的。事实上,国际游资只要借道香港进入内地银行,就可以获得超过2%以上的无风险收益,再加上人民币升值考虑,资金的回报率短期达3%至4%左右。  虚假贸易的一种主要途径是虚报出口增加外汇流入,套利资金以美元形式流入国内,再通过增加跨境贸易人民币结汇的规模,来达到使人民币流出的目的。因此跨境资金通过利用“虚假贸易”报高出口产品单价的方式进入中国境内套利已经成为惯常做法。此次外汇管制新规出台有望使出口贸易增速逐步回归真实。  外汇管制新规的出台非常及时,而对国际投机资金的高压也将进一步挤出虚假贸易的水分和人民币升值泡沫,必将对未来中国经济转型与结构调整大有裨益。(每日经济新闻)

巴菲特:中国经济已找到秘诀 不太了解中国股市  尽管天公不作美,但阴雨寒冷的天气依旧阻挡不了人们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董事会主席、“股神”巴菲特的热情。  当地时间5月4日,投资界一年一度的“朝圣”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盛大开场。巴菲特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看好太阳能和汽车(行情 专区)行业的未来发展。对于中国经济,巴菲特认为,中国已找到了自己的秘诀,会随着时间发展而壮大。  第一财经日报:前一段时间有报道说您有意购买中国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行情 专区)有限公司,是这样吗?  巴菲特:不,不是真的。我确实看到了有关报道。但我对那家企业并不了解,也从来没有兴趣。  日报:今年1月,伯克希尔旗下的中美能源花费20亿美元从Sun Power那里收购了两个加州的光伏企业。您是否认为当前太阳能产业具有购买价值?  巴菲特:如果有好项目,我们当然会扩大太阳能领域的投资。目前我们手中有许多资金,也对这个行业的未来给予厚望。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扩大在太阳能领域的投资。太阳无论如何都会发光的,虽然现在奥马哈并不是那么晴朗。  日报:当您选择一家企业投资,您倾向于选择首先有好产品,其次还提供优质服务、低成本的企业。但是汽车业每年需要大量的再投资引入新模型,你投资中国的汽车商比亚迪(行情 股吧 买卖点)以及通用等,汽车业是如何符合您的投资哲学的?  巴菲特:在汽车业中生存是很不容易的,很多种不同层次的管理、大型商业模式,需要大的分销渠道,是很不容易做的生意,但也是大生意。少数企业能够做得很好,但大多数可能不太理想。未来10年,汽车业可能会成为非常大的行业,但谁将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你的猜测没准和我的是一样的。  日报:近期美国股市达到历史最高点,已然从2008年金融危机谷底迅速反弹,但过去5年美国经济增长并未像股市一样迅速回升,GDP增长只维持在2%~3%。而中国的上证指数于2008年触底至今都保持较低水平,可中国经济在过去5年却保持每年8%~9%的速度增长。您认为美国的投资信心来自哪里?  巴菲特:是前两年美国的股价太低了。不是指数高了,而是价格非常便宜。因为2008年入秋后,人们对美国的一切都感到恐惧,认为世界末日来临了。但很显然世界没有终结,所以股价逐渐有所回升。美国经济始终保持增长,虽然不是很快,但确实在增长。过去几年股价很低,2008年秋我写过一篇文章说可以买股票了,因为它们变得很便宜。  日报:从中长期看,您对中国经济的评价是什么?  巴菲特:随着时间发展中国会壮大。过去40年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之前几个世纪的局面。中国找到了自己的秘诀,美国多年前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秘诀。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我们比200年前的美国人更聪明、更努力,只是我们找到了释放人类潜能的方法。中国现在也开始这样做,而且是以一种更强大的方式。  日报:您如何评价中国股市持续低迷的现象?  巴菲特:我不知道答案,我不太了解中国股市。  日报:2012年您曾说,如果可行的话,您会在美国购买千百户独立私家住宅。您此前是否打算在中国的房地产(行情 专区)市场寻找机会?  巴菲特:不,我从未有那样的打算。我对中国的游戏规则并不了解,所以还是让中国人自己来吧。  日报:您在投资过程中如何管理风险?  巴菲特:其实如果以合理的价格购入好企业的股票,你并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当然并不是说在未来一周、一个月,或者一年,那些股票不会大跌,但只要你长期持有有价值的企业股票,如果这个企业有好的经营模式,而且你也不是用借来的钱买的,你就能赚到钱。  日报:作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您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巴菲特:我犯过很多错误,最大的一个就是我曾花大约4亿美元买过一家制鞋公司(Dexter),最后全部赔光,最糟糕的是我用伯克希尔的股票去买的,现在估计那些股票值40亿美元。但我可能还会犯更多的错误。(第一财经日报)

周其仁:城镇化未来十年将释放中国经济发展空间  近年来“城镇化”话题备受关注,中央也明确提出“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人们预期2013年中国城镇化的改革进程会进一步加快。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中国面临着6.9亿人口的城镇化,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变革。  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城镇化道路或将对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新型城镇化的趋势和特点将是什么? 城镇化进程中又面临着怎样的问题与风险?我们该如何顺应城镇化的历史进程抓住机遇?  在“2013中国绿公司年会”期间,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本期《财富观察》梳理了周其仁近期对城镇化进程的观点,结合采访内容,一起分享城镇化进程中的点点滴滴。  在此之前,周其仁曾撰文指出,未来十年释放中国经济空间的机会有两个,一是中国的开放。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十年后可能成为全球第一。开放将打通12亿发达国家人口和30亿发展中国家人口之间的现代化生活,而大量资金、技术、商业模式进入中国,将改变原有的经济体制状况和经济水平。  “当前的开放孕育着未来的变化,调查发现中国或进入一个对外投资带动贸易的阶段。”周其仁说,“三十年前,我们是穷国,发达国家拿了现成的钱来买我们的东西,我们习惯了这样的贸易形态。但是现在中国人可以去投资建设基础设施。中国现在的基础建设能力非常强,中国人可以到发展中国家去投资,帮他们修建设施,再负责管理。现在很多对外投资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创造需求。”  周其仁认为,我国和发达国家之间仍存在着差距,不仅在人均8倍的GDP差距上。“在技术、管理、商业模式上,还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中国要向发达国家开放。从未来十年看,中国的企业家不能因为这两年出口增长的下滑就忽略了开放。还要放眼全球,这个基本准则在未来十年不会变。未来第一个大机会还是开放,中国还是要把自己放在全球化过程中寻找机会。”  周其仁强调,第二个机会就是城镇化。“城镇化是空间资源重新配置。原先是农业文明,比较分散,现在的商业则更集聚。”  城镇化就是要让经济相对集聚起来,这样分工程度才能提高,服务业才能发展。“如果这个文章做好了,就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既带动了投资,又带动了消费,还提高了生活质量。中国名义上的城镇化率是51%,而发达国家都是70%以上,所以城镇化还会释放出巨大的经济能量。”(东方财富网)

汇丰报告称:中国经济增速有望逐步加快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屈宏斌近日发布报告称,尽管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在通胀压力温和的背景下,若政府出台更多支持复苏的政策,未来经济增速将逐步加快。  官方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7.7%,弱于市场预期的8%以及去年四季度的7.9%。投资、消费、工业增加值增速均较去年四季度有所放缓。  屈宏斌表示,中国一季度GDP下滑显示出经济复苏仍较脆弱,外需偏弱、政策真空期以及政府推行反腐倡廉对于政府消费的拖累可能是GDP放缓的主要因素。  由于对美欧日市场出口同比收缩,3月中国出口增长由前两个月的平均23.6%下降到10%。屈宏斌预计外需疲弱的情况仍将持续,拖累中国经济的回暖。  他指出,基建投资增速仍然强劲,前期出台的稳增长政策仍在逐渐见效。未来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来拉动内需以支持经济复苏的基本态势仍有望继续。复苏的持续也需要相关的流动性支持,在通胀压力仍然可控的背景下,政策层面有空间保持相对宽松。(西安晚报)

T恤衫公司

天津定做西服厂家

天津订制衬衫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