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期待中国私营部门加大对非洲农业卫生投资襄樊

发布时间:2020-10-18 22:32:12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中非合作论坛约堡峰会期间,中国第一只对非投资的股权基金——中非发展基金与全球最大私人慈善基金会盖茨基金会签署协议,成立2亿美元的联合基金,共同在对非医疗投资和农业投资进行合作。

中非农业现代化合作计划、中非公共卫生合作计划,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约堡峰会期间宣布的未来三年中非合作十大计划中的两大计划。

盖茨基金会首席财务官吉姆(JimBromley)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联合基金希望投资健康、农业及相关领域的公司,为穷人提供高质量且能负担得起的产品及服务,在产生实实在在效果的同时确保商业上的可持续性。

吉姆认为,对于刚结束的中非合作论坛约堡峰会,中非双方在本次论坛上对“南南合作”作出了更深入、更全面的承诺。“未来几年里,中国将与非洲合作促进非洲地区的发展。”吉姆说道。

对非洲医疗与农业合作成为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在非洲的重点合作领域。2015年9月,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商务部签署关于非洲农业开发和对非医疗卫生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此次,盖茨基金会是中非发展基金4个签约伙伴中唯一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双方成立联合基金在中国于非洲探索与第三方进行跨区域合作的背景下更具前瞻性。

应对非洲疾病饥饿和贫穷

第一财经日报:盖茨基金会为何与中非发展基金在非洲开展合作?合作重点是什么?

吉姆:中非基金具有丰富的对非投资经验和管理能力,对非投资总额已达30亿美元,并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此外,中非基金与盖茨基金会在对非合作领域有一致的发展目标,特别是卫生和农业领域。这让中非基金成为盖茨基金会的理想合作伙伴。

基金会的目标是通过此次合作促进来自中国的可持续投资,以应对非洲疾病、饥饿及贫穷等问题,从而改善民众生活。

在初始阶段,双方重点将主要放在健康及农业领域,希望未来能够扩展到其他发展领域。

日报:新成立的联合基金规模如何?基金的重点投资领域和地域有哪些?

吉姆:依据双方的框架协议,联合基金的初始规模为2亿美元,双方各提供50%的资本。双方将共同确立一个治理与决策框架,以实现我们对于联合基金的共同愿景。

联合基金的初始发展重点为健康和农业领域。具体而言,我们希望投资健康、农业及相关领域的公司,为穷人提供高质量且能负担得起的产品及服务,在产生实实在在效果的同时确保商业上的可持续性。联合基金的投资范围仅限于泛非地区,并主要集中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日报:对于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的成果有何评价?

吉姆:中非双方在本次中非合作论坛上对“南南合作”作出了更深入、更全面的承诺。双方抓住此机会,巩固先前合作成果并进一步加深现有合作关系。《约翰内斯堡宣言》及《中非合作论坛行动方案(2016~2018)》的正式通过具有重要意义,为未来中非合作勾画出明确的发展路线图。

我们很高兴能在此峰会期间宣布与中非发展基金的合作。在未来几年里,中国将与非洲合作促进非洲地区的发展,盖茨基金会也将继续为中国提供支持。中国所具备的经验、资金、生产及技术能力在很多方面都与盖茨基金会为非洲发展提供市场导向型解决方案的目标相适应。我们希望发挥催化剂的作用,助力创建一个能吸引中国企业加大对非投资力度的生态系统,从而为那些最需要的人提供更多创新且负担得起的产品及服务。

期待中国私营部门投资非洲

日报:对于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你作何评价?你认为中国在对非洲进一步投资时又会遇到哪些严峻挑战?

吉姆:中国对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所作的贡献,对非洲经济的起飞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我们认识到,有效的发展还需要一些特定的基础设施,即那些能够加强基本医疗服务系统、确保女性能用上避孕用品、帮助贫困农民提高农业产量并将产品成功投放市场的基础设施。

同时,我们还必须避免上述基础设施进一步加剧贫富差距。而其他合作伙伴,特别是私营领域的合作伙伴,则可投资建设让人人都能获益的优质、有效的基础设施。

目前,中国私营部门在非洲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投资比例极低,不到中国对非总投资额的10%;但是,中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将对非投资额提升至2000亿美元,在这一目标的驱动下,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私营部门对非洲的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投资进一步上升。

对非投资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为非洲提供高质量、有效且能为贫困人群负担得起的产品。然而,对中国而言,这一挑战正是其优势所在,因为中国拥有生产优质低价产品的丰富经验,这一点可使其迅速融入非洲市场。另一项挑战则是非洲投资环境的复杂性,以及境外公司进入非洲市场时所面临的障碍。

日报:除中非发展基金以外,盖茨基金会在非洲是否会同其他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比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非洲发展银行,或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吉姆:我们与很多金融机构有合作关系,既有与国际金融公司和非洲发展银行合作,也有与传统金融机构如摩根大通等的合作。我们与中非发展基金的最新合作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前景广阔的新机遇,也为我们未来继续扩大合作范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们十分期待与其他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从而促进更多私营部门的资本投入到健康和农业领域。我们寻求的是在能力和实力上能与我们形成互补的合作伙伴,从而实现促进发展的目标。

推动对非合作的PPP模式

日报:中国正在探索在非洲与第三方建立多边合作的机会。盖茨基金会如何评价非洲第三方或多边合作的可行性与前景?例如中国—非洲国家—国际非政府组织或中国—非洲国家—美国这类多边合作。

吉姆:我们对此持积极的态度,因为这将惠及所有参与方。公私合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十分复杂,需要具有不同资源、能力和视角的各方共同投入。要想开创能够促进发展并惠及穷人的可持续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借助私营企业的力量,利用它们的创新能力和资本,同时也要与各国政府合作,通过它们推进、驱动此类合作关系的发展。

联合国机构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例如盖茨基金会)一直在开展合作,整合利用各方资源,以填补私营企业和政府之间的空白。要想找到有效的长期解决方案来解决最具挑战性的发展问题,我们需要各方的群策群力。

凭借自身丰富的经验及广泛的资源网络,盖茨基金会拥有推动公私合作关系发展的独特优势。

举例来说,我们与中非发展基金建立的联合基金就是为了投资那些商业领域中能为极端贫困人口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支持他们实现可持续的业务发展。

与此同时,我们仍然需要政府部门的参与,从而确保这样的公司能取得成功。依靠强大的号召力,盖茨基金会不仅能汇聚所有相关各方,同时也能确保投资过程的顺利进行。

关注有惊喜

易燃气体运输车厂家

保温管

废石墨电极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