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好莱坞vs硅谷跑到华盛顿打官司

发布时间:2020-07-21 10:27:39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北加州的圣何塞距离南加州的洛杉矶只有三百多英里,开车的话单程只需5个小时。但过去几年,硅谷的IT业同好莱坞的娱乐业却龃龉不断,两边都花了大价钱,跑到华盛顿打官司。

好莱坞的大老板们把观影人数下降、唱片销量跳水归咎于网络分享、盗版下载,极力游说国会立法,以加强对互联网的管制;IT企业则以捍卫言论自由为理由坚决反对,同样在议员中寻找同盟者对抗好莱坞的“紧箍咒”。

不久前,一个“互联网电台公平法案”(Internet Radio Fairness Act, IRFA)令双方战端再启。

IRFA引波澜

IRFA的主要内容,是要求网络电台(Internet Radio)按照同卫星电台和有线电视一样的标准缴纳音乐版税,从而大大降低网络电台的版税支出。

同大部分由自由市场定价的信息产品不同,在美国,“数字音乐播放”(Streaming digital music)的版税收取标准是由国会图书馆下属的一个由三名成员构成的“版权委员会”(Copyright Royalty Board)来制定的。每隔五年,这个委员会便召集“买卖双方”的代表到华盛顿一起商讨新的价格。谈判时,一边是代表艺人和唱片公司利益的“唱片业协会”(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RIAA)的一个分支机构SoundExchange,另一边则是卫星电台,有线电视和互联网电台的代表。

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卫星电台和有线电视最高只需要向唱片公司和艺人缴纳营业收入的10%,而后来的“小弟”互联网电台则需要按每首歌11美分来计费。

网络电台是行业新军,出道不久,但是发展势头很猛。根据SoundExchange发布的数据,缴纳版税的网络电台已经由2009年的850家,增长到了今年的1800家。Pandora作为业界翘楚,业务增长很快。但是随着业务发展,但是版税支出越来愈成为运营的一大负担,目前Pandora 50%的公司支出都用来支付版税。根据该公司网站上公布的数据,Pandora今年一个季度支付给唱片公司和歌手的版税就高达6千万美元。一些世界顶尖歌手或乐队如Drake,Adele,Coldplay等,每年从Pandora得到的收入高达百万美元。

Pandora一年前上市之后,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盈利压力。看到其它行业一直享受这低收费,自然不甘作“冤大头”,所以一直希望能像其它数字音乐播放行业一样只缴纳收入的10%作为版税。于是在Pandora等同行公司的游说下,国会出台了要求平等收费的“互联网公平法案”。

唱片公司当然不愿意被“杀价”。近二十年,传统娱乐和传媒业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来自互联网及新媒体崛起所带来的冲击,而唱片业无疑是其中“受伤”最重的一个行业。

岌岌可危的唱片业

进入千禧年后,美国唱片业整体收入便逐年锐减。从1999年到2009年的十年间,美国年人均音乐消费从71美元降至26美元,全行业总收入从140多亿美元跌至70多亿美元。

苹果通过iTunes网上售歌曾被唱片公司和歌手们看作新世纪的救世主, iTunes的出现主要使数字单曲的销量大幅上升,但是目前整个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专辑的销售。iTunes每年的销量增加根本不足以抵消传统CD销售滑坡带来的全行业整体萎缩。

2004年后,手机铃声和移动终端的音乐销售曾一度成为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短短几年便迅速超过了年收入10亿美元的大关。然而2007年后,移动销售突然出现下滑,很多人认为这同iPhone的出现有关。

网络电台所带来的版税收入成了为数不多的被认为有着巨大潜力的“朝阳板块”。虽然网络电台所带来的收入在全行业总收入中所占比例并不高,但是增速却很快。在全行业苦苦求生的状况下,这一领域的风吹草动格外牵动业内人士的神经。

所以当Pandora等想要利用IRFA杀价的时候,唱片业马上也四处寻找同盟军,极力对这个法案进行狙击。

政治角力

加州在美国政治中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是自由主义的大本营之一,不仅是民主党在大选中的最大票仓,更是奥巴马等民主党候选人在竞选筹款时主要“金矿”之一。虽然在意识形态上均属“深蓝”(倾向民主党),但是在硅谷和好莱坞的争斗中,双方不仅在民主党内都找到了支持者,在共和党里也有各自的“粉丝”。

于是在目前美国大部分社会和经济问题都按照党派归属划分立场的情况下,包括“互联网公平法案”在内的版权纠纷,成了国会山上少有的跨党派对抗。

2012年9月21日,俄勒冈州的参议员朗·威登(Ron Wyden)正式将IRFA提交国会审议。两名民主党众议员和两名共和党的众议员也连署了这个议案。

11月28日,双方阵营分派代表出席了第一场国会听证会,各自向议员们阐述了支持或反对这个议案的理由。而在国会之外,双方也各显神通,通过各种形式发动舆论攻势,为自己一方造势。包括Katy Perry, Rihanna 和 Cee Lo Green等巨星在内的一百多名音乐人在著名的音乐杂志《公告牌》(Billboard)上发表了反对IRFA的公开信;Pandora的创始人之一则在本公司的博客上袒露心迹,表示通过这个法案后实际上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无论在国会听证会上还是在院外宣传中,法案的反对者们都强调,这个法案通过后,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网络电台版税收入的大幅下滑,而受到冲击最大的是千万个不知名的音乐家。这些歌手籍籍无名,凭着微薄的版税勉强支持者自己的音乐理想。IRFA将会使其中很多人无以为继,放下手中的吉他另谋生路。

但是Pandora和他的支持者们则指出,不合理的高版税已经限制了这一新兴行业的发展,而IRFA能够助其松绑,从而使更多的资金进入这一市场。而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不仅不会使音乐人的收入下降,反而会大幅增高。继续坚持高版税实际上是一种杀鸡取卵的行为。

支持IRFA的另一个非常有利的论据是,不仅其它数字播放行业享受着版税优惠,而且音乐播放的大户,AM/FM电台完全不需要缴纳版税。虽然电台播音乐可被视为对歌曲的推广或广告行为,但是在保护知识产权的概念下,很难将网络电台和传统广播明确区分开来。

由于IRFA在国会的支持者既有共和党也有民主党,反对者也是跨党派,所以不仅令围绕这个法案的斗争变得非常复杂,外界也很难根据目前共和党民主党在国会的势力分野来判断它的最终命运。

11月6日的大选结束之后,华盛顿的唯一焦点是奥巴马同国会共和党就所谓“财政悬崖”(Fiscal Cliff)问题进行的谈判。由于本届议会所剩时日无多,而“财政悬崖”问题必须在12月31日前解决,所以留给其它法案的活动空间非常小。

在国会领袖们为“财政悬崖”殚精竭虑、夜不能寐的时候,IRFA在本届议会被提到表决日程的机会不是很大。

(小标题为编者所加,原文略有删节。)

android开发教程

vue使用教程

学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