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生活双尸奇案

发布时间:2019-05-22 10:58:58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验尸

清朝末年,辽东海州城有位叫赵桐的知县,为人聪慧正直,从不徇私舞弊,上任伊始便处理了不少积压多年的悬案,因此深得老百姓赞誉。


数九隆冬的一天,赵桐正在处理公务,忽然接到居住在城郊南关的锁匠林顺报案,说是妻子张氏在家中被杀害。林顺是在16岁的独生女儿林翠花陪同下前来的,见到父女俩悲痛欲绝的情形,赵桐好生安慰了一番,然后带着差役及仵作迅速赶到了案发现场。


林顺家的院里院外此时已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见到官府来了人,人们自动让出一条道。赵桐进到屋内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因为倒在血泊中的死者不仅衣服破碎凌乱,而且整个脸部血肉模糊,根本无法辨认出五官相貌。


仵作初步作过尸检后,回复赵桐说,被害人的颅骨、上下颌骨及鼻梁骨均已破碎。显然凶手作案手段极为残忍,是用利器把被害人的面部给活活打烂致死。赵桐见状询问林顺父女,死者生前是否得罪过什么人。林翠花提供情况说,母亲生前曾遭受过一个叫刘保的无赖调戏,并在众目睽睽下痛骂过对方。林顺也点头附和女儿的提议,补充说自己为此还警告过刘保,如再打他妻子的主意就将其扭送官府。


赵桐马上派人去传讯刘保,谁知竟然发现刘保逃之夭夭。案情于是变得似乎清晰起来,刘保有重大嫌疑,赵桐一面贴出了缉拿告示,一面命人将被害者尸首暂时运到县衙保管起来。


两天后刘保在邻县被抓获。赵桐获知消息,通知林顺父女前来听堂。刘保自知罪责难逃,在大堂上磕头如捣蒜,一五一十交待了杀人经过。


刘保供认自己早就垂涎林顺的妻子张氏,于是想方设法地勾引和戏弄。没想到张氏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不仅严词拒绝刘保的无理要求,还当街把他痛斥了一番。刘保并不死心,趁着林顺父女出门之际,于三天前的傍晚悄悄潜入林家,强迫张氏与其同寝。张氏宁死不从,一边激烈反抗,一边连呼救命。刘保恼羞成怒之下,随手抄起屋内桌子上的一把铁锁狠命向张氏面部打去。张氏倒地昏迷之际,刘保忽然听到街上传来脚步声,惊惶地奔出门从院墙跳出逃走了。接着,忐忑不安的他听到林顺父女回家后发现张氏被害身亡而报官的消息,料到事情不妙,遂慌忙出逃,没想到最终还是落入法网。


见刘保招供并按下手印,泣不成声的林顺父女愤怒地要求赵知县将案犯尽速处以极刑,以告慰亲人在天之灵。赵桐点点头,命人将刘保押入死牢。这时林顺又恳求道:“大人,既然案情已水落石出,小民可以把亡妻尸首运回家中安葬了吧?”赵桐听了低头沉吟片刻,再次问明了死者张氏年龄是三十八岁后,告诉林顺父女先回家,随时听候县衙传问。林顺不明白知县大老爷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但又不敢违抗命令,只好不情愿地和女儿离去了。


赵桐打发走林顺父女后,手下人就来禀告说,从省府请来的女仵作已经到了。赵桐马上让女仵作对张氏尸体再度进行了详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死者是一名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女孩,而且一直是处女之身。赵桐对此结果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只是淡淡一笑:“果然不出本官所料,看来这桩案子定然戏中有戏。”


其实赵桐在初次见到死者时,根据其皮肤、身材等外观表象,怎么看都不像生过孩子的人,而且与年龄更不相符。由于县衙仵作都属男性,不便对女尸进行内检,赵桐便向省府递上文书,请求派来经验丰富的女仵作。


为了弄清死者真正身份,赵桐派差役又把林顺父女传来,当面出示了女仵作的验尸结果后,父女俩不禁面面相觑。当把他们领到尸首前进行仔细辨认时,林翠花不禁惊叫道:“天哪,这果然不是我娘尸首,我记得清清楚楚,娘的肩背处有两道胎记,而这个人根本没有!”林顺也恍然大悟地说:“对,对,小女说得一点也不错,我妻身上确实有多处胎记!大人,小民真不明白,我妻死后为什么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呢?看来一定是刘保居心不良施了手脚,请县太爷一定为小民做主伸冤啊……”

马甲

女运动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