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觉醒年代》《山海情》……新主流电视剧何以集体破圈?聚焦

发布时间:2021-10-13 15:52:50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主题创作如何实现破圈?人民美学何以闪耀生辉?主旋律怎样拥抱青年观众?从本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的评选中,或许能够读解出中国电视剧艺术创作高质量创新性发展的某些制胜密码

6月10日,第27届上海电视节电视剧白玉兰奖落下帷幕,《山海情》《觉醒年代》等深受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分获各大奖项。由于本届电视剧白玉兰奖入围作品整体上呈现出高质量、高热度、高满意度的特点,因此被网友戏称为神仙打架史上最强,彰显出电视剧艺术创作高质量创新性发展取得了重大突破,也为建党百年献上了厚礼。主题创作频频破圈

在党和国家的若干重大时间节点进行有组织的文艺创作,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文艺生产实践。这种创作一般题材重大、主题明确、创作播出时间有具体要求,因此往往创作难度大,容易出现模式化套路化的取向,形成作品叫好不叫座,甚至口碑流量双输的局面,影响主旋律电视剧在观众心目中的口碑。但本届白玉兰奖在主题创作上却形成一种集体破圈的态势,形成价值传达、艺术表达、情感触达三重统一的新主流剧的全面崛起。

在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提名的十部电视剧中,有七部作品的豆瓣评分在8分以上,平均分高达82分,而《觉醒年代》和《山海情》甚至达到93分的超高分,创造了主旋律电视剧观众口碑的新高峰。这些情况说明,并不是观众不愿意接受主旋律电视剧,也不是市场没有给主题创作空间,而是我们应该如何给观众提供能打动他们情感和心灵的故事知名离婚诉讼律师

《山海情》《觉醒年代》《跨过鸭绿江》《隐秘而伟大》等题材主题,之前并不是没有电视剧表现过,有些甚至被反复表现过,乃至于观众心中形成了某种刻板印象。《山海情》聚焦扶贫,但这一主题一直是农村题材电视剧表现的重点。尤其是在去年全面脱贫攻坚的时代语境中,更是有一大批表现扶贫脱贫的电视剧集中播出。因此,当观众开始接触作为扶贫剧的《山海情》时,就有一种先在的期待视野,觉得没啥看头。但随着剧情的进展,观众才发现自己被之前的扶贫剧建构的印象给欺骗了。因为《山海情》意在扶贫但又超越了扶贫,通过生活的厚度、细节的密度、人物的深度、价值的高度,让剧本身的艺术魅力将历史叙事升华成为现实价值,书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时代壮歌,因而让电视剧情理交融,入眼入心,征服了观众。而《觉醒年代》则更具代表性。该剧以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等人为核心,将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到中国成立的七年历史画卷与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思想嬗变史深度融汇,形成了思想的审美化与艺术的思想化双向互生的高妙境界,其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观赏性有机和谐的高度统一,最终使历史与思想在观众心中开出了繁盛之花,达到了诗以言志的效果,成为主题剧创作的新高峰,引发全年龄层观众的追剧与催更热潮。

在上海电视节的开幕论坛上,让正能量产生大流量、好声音成为最强音成为嘉宾热议的焦点。某种程度上,中国故事、中国精神、中国力量的创新表达与广泛接受,正是新主流剧追求的目标。

本届电视剧白玉兰奖入围作品的突出特点是,十部作品几乎均采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聚焦历史与现实中具体的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创作原则的强大生命力。

从题材与主题层面来看,《觉醒年代》再现建党历史,《山海情》聚焦脱贫攻坚,《大江大河2》表现改革开放,《跨过鸭绿江》讲述抗美援朝,《在一起》记录时代抗疫,《装台》关注新时代农民工群体,《三十而已》《流金岁月》则延续女性题材、书写女性成长。几乎每部作品都聚焦重大革命、重大历史与重大现实的不同层面,或追求全景式史诗性的恢宏气质,或突出日常生活的温度、地气与烟火味儿,或展现当代都市生活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在一起》还创造性地以单元剧的形成构成时代报告剧的新类型,重新传承了中国电视剧在发展初期曾经具有的新闻性和时代感,展现了电视剧艺术在传递时代精神层面具有的独特优势。从美学层面来看,以人为中心的艺术观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观相互交织,共同塑造了新主流剧闪耀生辉的人民美学。《觉醒年代》和《山海情》为什么能开拓党史题材电视剧和扶贫剧的新境界?最重要的是两剧都将主题和历史蕴藏到人的心灵变迁史和思想转变史上,因而塑造出一大批独特生动感人的人物形象,让观众有了共情的基础,也就有了进行价值认同的入口。这些人物,如陈独秀、李大钊、得福得宝兄弟和麦苗水花姐妹等既是故事的主角,同时也是历史的主体,描写好他们的命运,也就描写好了历史的命运,回答了历史的选择。而《装台》眼光向下,探索了对当代底层百姓追求美好生活故事的书写,其浓烈的人间风味重新激活了地域文化在电视剧中的表现力离婚转移财产。当然,故事角色需要演员来演绎塑造。于和伟、黄轩、热依扎、张嘉益、童谣塑造的陈独秀、马德福、水花、刁大顺、顾佳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不仅仅是主要角色,配角也被演员演绎得极为精彩,如祖峰、尤勇智、黄尧、马少骅、秦海璐、黄觉塑造的白老师、李大有、白麦苗、蔡元培、手枪、林教授等各具风采,他们也让今年白玉兰最佳演员的竞争尤其激烈。正是有了演员和角色的相互契合,才成就了现实主义追求典型人物的基本向度。

另外,制作层面的精益求精,也让电视剧能提供典型的时代环境和故事的现场质感,给观众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沉浸式的观剧体验。如《山海情》中的涌泉村和闽宁镇,《觉醒年代》中的北大,《跨过鸭绿江》中的战斗前沿等,都形成了高度可信的故事场域和朴实的艺术质感,将时空环境的物理转换与故事世界的艺术推进、人物精神世界的无形升华连接起来,给予观众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以《觉醒年代》《山海情》《跨过鸭绿江》《在一起》等为代表的新主流剧在创作上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追求与青年观众群体审美需求的深度共鸣,在整体上呈现出一种年轻态表达的追求。相关数据显示,视频网站播出《觉醒年代》《山海情》等剧时发布弹幕的人群中,90后、95后青年观众群体占了多数,获得了青年观众群体的热烈追捧,还引发网络催更现象。所谓年轻态审美,指的是电视剧在思想传达、艺术表达、情感触达等方面与青年观众审美需求形成的显在或潜在的协调沟通方式与能力。它不仅仅是在故事构造和情节语言等具体手段上采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更重要的是通过精巧的艺术构思营造能与青年观众进行精神对话的综合性艺术空间。一方面,电视剧着眼国家民族的青春成长史,着力表现国家民族发展历史进程中的转折点和包孕性时刻。《觉醒年代》中陈独秀和陈乔年陈延年父子两代人对救国道路的艰苦探索统一了青年成长与国家民族的双重历程;《跨过鸭绿江》对抗美援朝的全景呈现回答了在新中国尚在襁褓之中时,这一场我们付出巨大牺牲的战争究竟是怎样打出立国之威的。另一方面,个体的青春成长历程与国家民族的青春成长史相互叠加之后,其艺术表达就既落到了个人身上,又从个体上升到国家民族的层面上,这样就能够贯穿所谓年龄的界限和时间的区隔形成的审美阻碍。《山海情》正是通过对得福得宝兄弟、水花麦苗姐妹等一代年轻人如何摆脱贫困,追求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并成为时代弄潮儿的描写,让身处不同历史时空但却处于同样人生境遇的青年观众能获得积极的情感反馈。同时,电视剧还以高度艺术性的场景触发精神共鸣,形成对青年观众思想的情感动员。《觉醒年代》中陈独秀送别延年乔年兄弟赴法国留学的场景,把送别的温馨不舍与刑场上两兄弟的坚定脚步交叉剪辑起来,辅之以节奏庄重雄浑的配乐,青年为国牺牲的英勇与壮烈在此刻形成撼动人心的影像之魂,让无数观众为之流泪、为之痛心。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现场

新主流剧的崛起在某种程度上正是电视剧艺术工作者在现实主义的引领下认识生活、还原生活、高于生活(高长力语)的结果,实现了主旋律电视剧叫好又叫座的效果,同时也为新时代电视剧高质量创新性发展探索了一条有效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