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爱心暑托班在微妙平衡下做大朋友圈《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1:46:31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  上海,一项新办不久的共青团活动,正以难以估量的速度,增强人们对于共青团形象的认知。每年暑假,上海的一些中小学生家长们,都会伸长了脖子,盼着由上海各级团组织牵头实施“爱心暑托班”的报名——小学生可以以每期600元(约3周,一个暑假共两期——记者注)的价格直接成为暑托班的学员,而高中生们则可以通过担任暑托班志愿者为自己累积志愿服务课时。

­  办班时间、地点、报名详情等一经公布,暑托班有限的名额就会被一下子“秒杀”。如果你以为,这只是团上海市委的“小打小闹”“小范围活动”的话,那么你就错了。2016年的数据显示,这一年的办班点较去年的243个增加至400个,招生人数由去年的两万人增加到约4万人,近10万人次的志愿者加入到暑托班工作中,暑托班为高中生提供超过19万个学时的公益劳动时间,成为全市规模最大的高中生志愿者项目。

­  这个项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难度极大。对于缺人、缺场地、缺钱的团组织而言,这无疑是个庞大到几乎无法落地的项目——400个有空调、有课桌椅、能提供午餐的教室哪里找?合适的课程内容、标准课本如何制订?暑假期间师资、志愿者哪里找?教师补贴什么标准、谁来出钱?还有最重要的,孩子们在暑托班上学期间的饮食、活动安全问题如何保证 ?

­  这些困难,随便拿出一个,都可以成为团组织不办暑托班的理由。但团上海市委却迎着所有这些难题而上,硬是把暑托班项目坚持办了3年,而且盘子越做越大。从第一年开始,这项由团组织发起的项目,就被上海市政府列为实事工程,至今未变。

­  任何一个单位都不可能独自撑起暑托班

­  团上海市委、上海市文明办、上海市教委是暑托班第一年办班时的三家“原始股”单位。据团上海市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暑托班的点子,最早缘起于团组织一项针对青年需求的调研,未成年人暑期看护成为当时青年需求中的一个热门选项。

­  “最开始考虑,我们有那么多的基层团干部,有那么多街道,可以依托街道资源来办一些班,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该负责人介绍,考虑到办班的专业性和与基层协调资源的问题,团市委决定先找青少年工作联席会议的成员单位——市教委和市文明办谈谈合作。

­  市文明办未成年人处处长蔡伟民全程参与了当时的协调工作,他告诉记者,一听说暑托班这个点子,文明办方面就决定要全力配合,“这确实是暑假未成年人看护的一件大好事,文明办至少可以在协调场所上给予支持。”

­  实际上,3年合作下来,文明办不仅把学校少年宫、全市各街道资源给了暑托班,还协调交警、礼仪协会、地震局、消防局等资源,送课程到暑托班。目前,上海每个区县的交警都要到暑托班上课,教孩子们遵守交通规则等。

­  蔡伟民告诉记者,暑托班开办早期,文明办对各个街道有明确要求,“暑期未成年人工作的重点就是搞好爱心暑托班,评文明街道、文明社区,都要做好这个工作。”

­  市教委也是暑托班的一个重要支撑。据市教委德育处副处长江伟鸣介绍,社区办学之外,市教委还拿出了学校资源来办爱心暑托班。今年400个办学点中,有118个办学点来自分布在上海全市的中小学校。

­  颇值得一提的是,专业教师志愿者。今年的暑托班,据市教委统计有460多名在职的中小学青年教师参与带班,另有一部分退休教师和特色课程老师参与,能保证每个班至少一名具有正式教师资格的人担任班主任。

­  高中生志愿者,也由市教委层面予以统筹。根据上海2017年新高考方案,综合素质评价将被纳入高考考察范畴,这其中,志愿服务课时占据重要部分。在暑托班当志愿者,可以折算成为志愿服务课时。今年,每个暑托班每天都保证有2名高中生志愿者,每名志愿者服务时长不能超过一周。

­  据介绍,目前暑托班项目已发展为7家主办单位,形成了1+7+16+X的格局:1是发挥“团组织”的牵头作用,7是各主办单位各司其职,16是16个区具体实施,办班点基本覆盖了全市所有街道、乡镇,X是很多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共同支持。比如市消防局将各区县的消防场所向暑托班开放,市交警总队为全市所有办班点送上交通文明课程,市容绿化局为暑托班开设了垃圾分类课程等。

­  几万元花在社区小修小补上,远不如暑托班“性价比高”

­  街道对于暑托班的贡献不容小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暑托班开办伊始,一些街道、社区仍处于观望状态,一方面担心“万事开头难”,另一方面有的街道也拿不出足够的场地和配套供孩子们落脚。

­  但如今,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想方设法加入到了暑托班的朋友圈中。“倒不是完全因为评选文明街道,主要是居民们需求强烈,每年都来提意见。”上海某中心城区的街道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两年,居民每到暑假都来电询问暑托班开办事宜,因为街道拿不出场地,很多居民只能挤到临近街道去申请,往往申请不上,“居民们有意见,觉得我们街道偷懒。”

­  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街道方面找到一处公益场地,主动办起了暑托班。

­  黄浦区半淞园路街道团委书记李珺告诉记者,该街道也在今年利用新建的公益新天地场地,办起了爱心暑托班,“我们街道和社区一起办公,以前实在拿不出场地来。”李珺说,街道今年在团区委补贴1.5万元的基础上,自己又增加投入了约3万元。

­  “3万元相比在社区里修修补补,花在暑托班上见效更快。”李珺分析,一个孩子来上暑托班,可以惠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6个成人,社会效益极好,“老百姓的获得感更加强烈。”

­  南京西路街道爱心暑托班负责人富敏同时也是上海花季艺校的主办人,她告诉记者,暑托班的办班效果,甚至比“弄堂小饭桌”的效果更好。她介绍,南西暑托班6年前、也就是早于团市委暑托班前就已经开办,此前人数一直停留在二三十人的规模,成为实事工程后,今年的报名人数已经增加到60人。

­  “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各个方面都出一点力,整个提升了上海各级机关、基层政府,包括我们这些社会组织的形象。”富敏说,在暑托班办班过程中,团组织方面给予大学生志愿者的补贴逐年增加,而她所在的花季艺校也补贴了大学生、高中生、教师志愿者每天一顿午饭钱,“志愿者们来回辛苦,我们能出一点就多一点,多一顿饭就几双筷子的事儿。”

­  暑托班“圈子”越做越大,社会认可度越来越高

­  除了学校、青年中心、社会组织、少年宫、街道社区之外,企业也加入到了爱心暑托班的“圈子”里。

­  宝钢集团是一家总部设在上海的央企,过去10多年来,企业内部一直坚持每年开办爱心暑托班以缓解宝山地区职工子女的暑假看护问题。宝钢暑托班主要依托企业内部关工委来操办,借助工会和团委的力量举办。

­  但近年来,在联系场地、标准化教学以及教学质量提高方面,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  “我们因为不是专门做教育的,在课程设置、师资引进以及与地方沟通上,多少有些掣肘。”宝钢团委原书记王语去年主动找到团上海市委,提出把宝钢暑托班一起纳入团市委爱心暑托班的想法,“我们以前只在宝山办暑托班,未来还想与团杨浦区委联系,看看能不能在杨浦办一个。”

­  王语介绍,今年,团市委高中生和大学生志愿者、教师志愿者、课程资料包等均已打包给了宝钢暑托班,“比如外语口语辅导课,我们以前就开办不出来,但家长需求旺盛,现在可以一起开办了。”

­  据悉,目前复旦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宝钢集团等学校、企业都与团市委爱心暑托班开展合作,互相提供资源,结成暑托班“朋友圈”。

­  团上海市委学校部副部长任浡说,暑托班“朋友圈”做大的过程,也是一个全社会对暑托班不断认可的过程。“能为暑托班主动做点什么,也成为很多市民在这个夏天思考的问题。”任浡介绍,从开始时的退休教师,到现在的青年教师,很多有教育经验的市民都主动报名到暑托班担任志愿者,一些暑托班学生的家长也主动加入进来,利用业余时间“反哺”暑托班。

­  据悉,刚刚开张的“迪士尼”员工也走进暑托班,为小学生授课,还向所有的办班点赠送了正版卡通片光碟;东方卫视中心的主持人们也利用自身特长,自己开发了诗歌朗诵、演讲与口才等课程,为部分暑托班授课。

­  每一年,团上海市委都会组织沪上各级团组织对暑托班办班情况进行调研,每次开班以前,大范围地针对“是否需要办班”进行全市调研。数据显示,参加过暑托班的家长和学生,有超过七成都愿意明年继续报名。

梦回仙域正式版

小小三国志

挂机那三国华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