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程凯迟到的消防队【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4:10:27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程凯:迟到的消防队

“五一”小长假一过,中国股民突然发现,美丽的爱琴海那边发生的债务危机,已经愈演愈烈,把火烧到了A股市场,就在1100万希腊人口中有250万上街抗议游行的这一天,5月6日,股市再度暴跌,沪指跌117点,深市更跌了5.28%。紧接着当晚,美国的道指下跌348.33点,据说盘中一交易员卖股票时敲错一个字母,百万误成十亿,道指更是突现近千点暴跌。

有人哭,就有人笑,在国内要笑的是在股指期货市场上尝鲜的做空方,在国外笑得最欢的还得属索罗斯那样做空欧元的投资客,希腊债务危机直接拖累了它归属的欧元区。

不得不佩服索罗斯,希腊债务危机的今天,他是不是几个月前就已经预见到了:欧盟成员国协调不利,救助不及时,决定出手了还附带上一揽子苛刻的条件,让一个希腊小问题,慢慢演变成欧元的大麻烦。

早在3月5日,《地平线》专栏开张第一期,我以“没有戳不破的泡沫,只有下不了的决心”为题,对比了拯救欧元和调控中国楼市,说的是只要政府有足够的决心,出手够快,无论是做空欧元的泡沫,还是做多楼市的泡沫,都可以被释放。

两个月过去了,没有想到的是,中国政府稳准狠地出手了,欧盟领导人们却没能做到这一点。3月5日那天,外汇市场上欧元对美元的汇率是1.3622,5月6日这天这个数值最低已经打到1.2621。即便索罗斯从3月5日开始做空,也有了7.3%的浮盈,要知道这7.3%在外汇市场上可是巨大的空间,更何况对冲基金通常采用很高的杠杆,最高能到400倍,因此索罗斯们将获得非常可观的收益。

仅仅是艺高人胆大吗?事实上,索罗斯赌的既不是希腊债务危机有多深重,也不是欧元的内在价值有多羸弱,他赌的不过是欧元区成员国对希腊的救助一定是个剪不断理还乱的过程,这样一个过程足够他的对冲基金腾挪捭阖了,用索罗斯的话说,他赌的是“错误”。

有些问题事缓则圆,有些问题则恰恰相反,犹犹豫豫、扭扭捏捏最伤人,希腊债务危机救火就是这样。请注意,我说的是危机救援,而不是危机本身。

从一开始,欠债就不是一个致命的问题,希腊的经济基本面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欠债违约的风险是被自我预言实现并放大的。非理性投资者和做空者一起导致的紧张情绪使得希腊的债券变得越来越虚弱,失去了在市场上发新债抵旧债的能力,这个时候是需要欧元区成员国宣布救援的时候,宣布的越早、越坚决、越有力,解决问题就越迅速,需要的代价其实也会越少。

事实证明,迟缓的救援,才是最大的危机。

希腊债务危机初现端倪,还在2009年末2010年初,就是一个欠债还钱的问题。希腊借了一屁股外债,突然发现还不上了,这时候欧盟成员国可以拉兄弟一把,借点钱给希腊先垫上,但是希腊债务危机的救援,也就是借钱这个问题,却搞得山重水复。

一方面,德国这样的有钱兄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样的最后贷款人相当不高兴,债是你欠的,我借钱给你可以,但是不能够随便花,得节衣缩食;另一方面,过着还算舒适体面生活的希腊人发现,为了还债他们不得不过紧日子,工资少了,福利少了,因此也是相当的不高兴。

拖拖拉拉小半年之后,就在上周末,欧盟和IMF终于拿出了一个高达1100亿欧元的援助贷款,作为交换条件,希腊政府宣布了一个300亿欧元的紧缩方案,大幅减少公共部门薪资、降低退休金、冻结公共及私人领域薪水,放宽劳动法,将最高增值税率提高两个百分点,上调燃油、烟草及酒类的消费税。作为这些严格条款衍生品的,就是本周爆发的24小时希腊全国大罢工。

给这件事打个比方吧,一家人房子失火了,可能殃及邻居,这时邻居们坐下来商量了一两个小时,决定还是把火给浇灭了的好,不过,他们在宣布准备救火的时候,对那位倒霉的兄弟说:“这火是你自己玩出来的,水费以后可得给垫上。”

搞出火来的人固然可恨,堵在路上的消防员却导致了火势的蔓延。

即使是1100亿欧元也没能让投资者安心,因为担心计划能否被各个救火队员的家里人批准,就在计划宣布之后希腊罢工之前的星期二,希腊股市跌了6.7%,拉着全球股市和债市大跌。而且正因为对于希腊救助不力,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是英国,也已经被排上了消防隐患的黑名单。希腊这把火不灭,消防队会发现更多的火需要扑灭。

大好的欧元区,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索罗斯早就知道答案了,“欧元区有个中央银行,但是没有财政部”,欧元国家有一个统一的货币,但是没有统一的税收,所以要让德国人拿钱去救希腊人,难!

比较一下2009年的迪拜危机就很清楚了。迪拜一样是发生了债务危机,宣布还不上钱,需要宽限几天,搞得全球市场人心惶惶,但是很短时间内,和迪拜同属阿联酋的阿布扎比出手相救,一下子就挽回了市场的信心。还可以比较一下美国人2008年的救市,在最危急的时刻,财政部和美联储就是能拿出钱来,把危机深重的银行给注资了。今天的德国,就是2008年的美国国会,批不批救市方案,就在它一句话。

大危机都可以被拯救,更何况是大危机的余波呢?欧盟和欧元区的明天,决定于各国领导人有多大的政治魄力,索罗斯就是读懂了这张政治牌,真可谓,三流的炒家炒技术、二流的玩家炒价值、一流的高手炒政治。

上投摩根投资副总监许运凯:低仓位规避震荡市上投摩根投资副总监许运凯:低仓位规避震荡市广州万隆:迟迟不发动主力在等待什么上投摩根许运凯:把握行业轮动机会可获超额收益-基金网

新兴市场对冲基金创10年最佳业绩

申银万国基金日版1111115

专访活着孟京辉我一看这出戏就要流眼泪

如何做好酒店安全管理工作